• <input id="z2c41"></input>
    <code id="z2c41"><samp id="z2c41"></samp></code>
  • <div id="z2c41"></div>
  • 中國共產黨新聞>>中國統一戰線新聞網>>本網獨家

    姚建萍:“繡”出中國故事

    2019年01月02日16:23    來源:中國統一戰線新聞網

    姚建萍

    中國統一戰線新聞網北京1月2日電 (段晨茜)近日,中央統戰部在北京舉辦“凝聚新力量·筑夢新時代”——新的社會階層人士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,江蘇省政協常委、全國文聯委員、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(蘇繡)代表性傳承人姚建萍接受了人民網·中國統一戰線新聞網記者的專訪。

    “非常感恩我成長在這樣一個偉大的時代,造就了我這樣的人,從一個小山村走出來的‘草根繡娘’,今天能夠用繡花針來講述中國故事,向世界來講述我們的中國文化自信。”姚建萍身著淡粉色上衣,黑色長裙,氣質淡雅,與人們印象中的蘇繡藝術家天然吻合,眼神淡定,面容溫柔平和,向記者娓娓講述著她的刺繡創作故事。

    改革造就的刺繡人生

    姚建萍出生于蘇繡之鄉——江蘇省蘇州市鎮湖鎮,蘇繡的發源地之一,該地素有“閨閣家家架繡棚,婦姑人人巧習針”之說。

    姚建萍回憶,她從七八歲起跟隨母親學習刺繡,那時刺繡僅作為一種副業用于補貼家用。夜晚她常在昏暗的煤油燈下幫媽媽穿針引線,有時過于專注,發尖就會被油燈灼燒,噼里啪啦地直響;有時不慎將燈油滲透到布料上,辛苦制作的繡品就會毀于一旦。

    在不懈努力的同時,姚建萍迎來了命運的第一次轉機。

    “改革開放給了我們一個美好的環境。城鄉一體化不斷推進,交通便利起來。1998年蘇州高新區政府把蘇繡作為一個主業,將它放到振興傳統手工藝、傳承文化這樣一個要緊的位置,所以在當地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市場,使得以往在民間的手藝人,直接可以面對市場。”姚建萍說。

    從兒時打下扎實的基本功,到將刺繡作為一種職業,并最終走上蘇繡藝術之路,姚建萍經歷了一段艱辛的歷程。

    她坦言:“改革開放初期,體制還未進行改革,要去拜師學藝,我是向往的。在1953年政府成立的蘇州刺繡研究所內,有一批資深的刺繡大師,他們有高超的技藝,代表著我們國家的水準,但這個門是不會為民間人士打開的,所以苦苦掙扎,苦苦尋求,拜師這個念頭糾結了3年。”

    改革開放的步伐逐漸加快。

    這時,姚建萍遇到了改變她人生的恩師——蘇繡專家徐志慧。

    1990年,徐志慧剛從蘇州刺繡研究所退休,已是70歲高齡。為了學藝,姚建萍干脆就住在徐志慧家,一邊學習刺繡,一邊照顧老師的生活起居。

    冬練三九,夏練三伏。學藝的4年間,姚建萍堅持每天練習技藝達12小時。

    此后,姚建萍憑借《周恩來繡像》在第四屆中國國際民間藝術節、首屆中國國際民間藝術博覽會上分別斬獲金獎,這令年輕的姚建萍備受鼓舞。“從那時我找到了自信,決定堅定不移地將蘇繡作為一個藝術來追求,只有把蘇繡放在一定高度,才能真正地帶領蘇繡產業的發展。”

    和姚建萍同期學習的同學,有的改行去做生意,有的開夫妻店售賣蘇繡產品,姚建萍則在家鄉成立了鎮湖刺繡研究所,繼續在蘇繡藝術領域不斷深耕。

    刺繡作為國禮贈總統

    在三十余年的刺繡生涯中,精細嚴密的刺繡技巧和在藝術上的創新突破,讓姚建萍在國內國際屢獲大獎。她的作品兩次搭載衛星飛天歸來,并多次作為國禮贈與外國政要,她也因此獲得了“國繡手”的美譽。贈予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作品《英國女王》、《歲月如歌》均是出自姚建萍之手。

    姚建萍說:“接受國禮任務非常光榮,但是與其他創作完全不同。不同在于,這是上升到國家層面,承載的是國家使命。而通常自己的創作只是個人的展示,只管我自己就行了。”

    對于藝術創作者來說,“無題”創作往往能給予他們更多自由發揮和創造的空間。而面對繡制國禮這樣的“命題作文”,藝術家的自由度不但被禁錮了,同時還要承擔特殊的壓力。

    由于刺繡呈現的畫面效果調整緩慢,刺繡的創作激情也需要慢慢釋放。而國禮創作,正如姚建萍所說:“創作時間短、任務緊、要求高,在這種情況下心理負擔、創作情感是完全不一樣的。要拿出一流的水準在很短時間內完成,這種創作要把前所未有的激情,把幾十年的積累在一瞬間得到釋放。”可想其艱難程度。

    2014年9月21日,姚建萍接到一個緊急任務,要求她在五十天內繡出一幅作品,贈送給墨西哥總統。

    通常,一幅人物繡像的制作周期為6~8個月,要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完成,對于姚建萍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挑戰。同時,姚建萍對這位總統了解甚少,只能透過平面圖片和電視鏡頭描摹總統和夫人的模樣。最后,姚建萍選定了總統夫婦在結婚時拍攝的一張半身雙人肖像照。

    姚建萍正在繡制《培尼亞和里韋拉》

    隨即,她背上行囊,一頭扎進工作室,開始7天的閉關創作,將繡像的主體部分勾勒出來。然后,構造出陰影輪廓,配以各種色調絲線,呈現出巧妙自然的過渡。因為尺幅巨大,又不宜折疊,姚建萍索性雙膝跪地,邊繡邊觀察作品的整體效果。

    上交“答卷”的時日臨近,長期“跪繡”的姚建萍早已四肢酸痛麻木。

    終于,經歷了五十天忘我工作,一幅惟妙惟肖的人物肖像繡品——《培尼亞和里韋拉》完美地呈現在眾人眼前。

    “這種創作任務使自己的思想境界和手段得到了升華。” 姚建萍表示,改革開放40年,技藝來之不易,自己應當肩負起“用蘇繡來表現美好時代”的責任與使命。

    分享到:
    (責編:段晨茜、閆妍)
    安徽快三视频
  • <input id="z2c41"></input>
    <code id="z2c41"><samp id="z2c41"></samp></code>
  • <div id="z2c41"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z2c41"></input>
    <code id="z2c41"><samp id="z2c41"></samp></code>
  • <div id="z2c41"></div>
  • 北京快乐8八位走势图 浙江61开奖号码 钻石彩票直播下载安装 pk10冠军固定公式技巧 网络赛车游戏排行榜 时时杀码 六后釆彩今晚开奖资料 山东群英会官方网站 福建时时玩法规则 江苏体彩e球彩今日走势图